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中国电影化不开的威尼斯情结

华语影坛 时间:2019-07-19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商业气息浓重的美国电影盛会奥斯卡、艺术氛围尚存的戛纳柏林尚有余波,人文情怀颇重的威尼斯电影节又迎来了第五十九届开幕式。坚持自己的理念,不单纯追求商业和全面的兼顾,使威尼斯成为亚洲、欧洲导演的天堂。 今天玉立在威尼斯大红地毯上的巩俐已经贵为

    商业气息浓重的美国电影盛会奥斯卡、艺术氛围尚存的戛纳柏林尚有余波,人文情怀颇重的威尼斯电影节又迎来了第五十九届开幕式。坚持自己的理念,不单纯追求商业和全面的兼顾,使威尼斯成为亚洲、欧洲导演的天堂。
   
    今天玉立在威尼斯大红地毯上的巩俐已经贵为主席,隐匿在唐装竖起的领子和箍紧的腰身上的,依旧是西方媒体迷恋的东方情调。剔除岁月的斑驳痕迹,美人尚未迟暮,旗袍上当年颇具民族乡土风情的大红花却也已变成了精致刺绣。
   
    巩俐再度身着旗袍亮相,第一朵盛开在西方电影节的中国玫瑰又一次回到给了她初次荣誉的水城威尼斯。间隔十年,原本要“讨个说法”的“秋菊”,已然是今次“给说法”的重要人物。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威尼斯电影节上,担任评委会主席这一颇具声望职务的,一般是著名导演,前度有幸染指这一殊荣的演员是丹尼斯.霍珀,时间在1992年,他与另一位导演同时担任此职,正是在那一年,巩俐在威尼斯电影节正式封后。
   
    星光大道漫长又短促,从红地毯的一边到另一边却是电影人毕生的梦想。中国电影的声名鹊起始终要提到一个名字:张艺谋。1991年,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银狮奖。这是一个标志,中国电影终于走向世界,走向一个巅峰。《大红灯笼高高挂》对中国旧时代的婚姻体裁的演绎满足了西方审美视角。东方的神秘就像那被门掩住的黄昏月暮,只有乱红飞过,只有几段凄婉的旧戏文。隐忍和被压抑的情绪贯穿始终,直到最后也没有被情节突破,只是一个新的姨太太开始了新的四季。
   
    第二年,张艺谋奉上一部《秋菊打官司》,一片折两桂:金狮影片大奖和应届影后。一时威尼斯为巩俐的红花旗袍和张艺谋的锐利目光所倾倒。始终要讨个说法的秋菊不明白为什么得到了说法以后,却带来难以释怀的结局。这种执着与迷惘像是影片结束时秋菊的目光。
   
    写实手法的运用使张艺谋走出了遥古庭院,新的手法获得认可后,我们不知道下一步他将去向哪里。一个演员能表达出导演意图的百分之五十已经难能可贵,秋菊的迷惘是不是也代表了电影的迷惘呢?也许不能用巧合来解释这样一个事实:在离开了张艺谋之后,头顶后冠的巩俐在颂莲和秋菊之后,在银幕上再无光彩。
   
    1999年,《一个都不能少》在经历波折后投向威尼斯,再捧金狮。
   
    不同的主题,相似的执着,相似的拍摄手法,纯熟的技巧背后,始终透着秋菊式的迷惘。那个农村的小姑娘没有重演巩俐的辉煌。
   
    2002年,张艺谋拍摄大型武打片《英雄》,影片尚未完成便与威尼斯失之交臂。历史的丰厚使之成为永远挖掘不完的油田,《卧虎藏龙》后,形式和题材上的重复使这类影片的出位受到一定的限制。
   
    今天玉立在威尼斯大红地毯上的巩俐已经贵为主席,隐匿在唐装竖起的领子和箍紧的腰身上的,依旧是西方媒体迷恋的东方情调。剔除岁月的斑驳痕迹,美人尚未迟暮,旗袍上当年颇具民族乡土风情的大红花却也已变成了精致刺绣。
   
    如同秋菊式的市井进化为城市灯火。民族的走向世界,自旗袍后,再不见可以代表中国民族的新式服装,尽管威尼斯电影节依旧,我们也不过是变红花为刺绣,一袭改良旗袍,仍算盛世华衣。
   
    “打倒好莱坞”(画外鼓噪)
   
    作为世界上起源最早的A级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的座右铭是“独立自主的原则和冒险精神”,强调“电影为严肃的艺术服务”,更崇尚人文与艺术。
   
    在第58届电影节上,意大利人喊出了“打倒好莱坞”的骇人口号,形成自身独特文化氛围的勇气和魄力至今令人难以忘怀。
   
    电影的造梦工厂好莱坞制造了大批卖座片和票房明星,取得巨大的商业成功,其风头全球无二。奥斯卡对好莱坞的情有独钟和悉心扶植也是尽在不言中。好莱坞笑傲奥斯卡也是情理之中。
   
    那么,好莱坞光环之外的导演和演员呢?没有商业运作和包装,没有巨额投资和明星。他们潜心培育的影片,又到什么地方求得肯定?当然是威尼斯!
   
    威尼斯已经成为此类影片的天堂,威尼斯也在形成属于自身的低成本艺术类电影特色。
   
    曾在此间折桂的伊朗电影《圆圈》描写了几个伊朗女性的命运,“当鸟儿吱吱叫着飞越漆黑的天空,人们沉默无言,连我的血也因为等待而感到阵阵的痛楚。”对女性被束缚命运的关注和充满人文特点的电影语言,使影片在平实中不群。但当它没有得到金狮的时候,有几个人知道它的存在?
   
    而同期先风靡票房后获奥斯卡的《角斗士》却是另外一番天地,它恢弘的场面、精良的制作,使之成为好莱坞流水线上的又一成功范例。
   
    假设这两部影片同时出现在一个奖项的争夺中,也只有在威尼斯,《圆圈》才有取胜的可能性。
   
    帕纳赫因《圆圈》成为大师级的人物,更多人开始关注伊朗的电影业,不可否认的是对黑泽明、沟口健二、萨蒂亚吉特.雷伊、张艺谋、帕纳赫等优秀导演的成功挖掘,使威尼斯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师摇篮”。
   
    国内外众多电影节,兼顾性过强,反而失去自身特色,热闹过后没人记得,自然也就没有好作品出世。倒是一批导演,潜心打造自己的精品以奉威尼斯,这大概就是威尼斯终于出人左右的缘由。
   
    日后不久,又有哪个电影节敢喊一声:“打倒好莱坞。打倒威尼斯”?
   
    华语电影在威尼斯
   
    1988年,中国电影首次参加威尼斯电影节。1989年,中国台湾导演侯孝贤执导的影片《悲情城市》荣获最佳导演奖。1991年,中国导演张艺谋执导的影片《大红灯笼高高挂》荣获银狮奖。1992年,张艺谋执导的影片《秋菊打官司》捧得金狮奖。巩俐以《秋菊打官司》封后。1994年,中国台湾导演蔡明亮执导的影片《爱情万岁》荣获金狮奖。中国演员夏雨以《阳光灿烂的日子》获得最佳男主角奖。1999年,中国导演张元执导的影片《过年回家》获最佳导演奖。1999年,张艺谋以《一个都不能少》再捧金狮奖。
   
    中国参展影片介绍
   
    《小城之春》
   
    导演田壮壮,主演胡靖钒、吴军、辛柏青。在南方一座小城里,年轻少妇周玉纹和丈夫戴礼言过着平淡无味的生活,沉闷的气氛被一个外来人打破了,戴礼言的同学章志忱回来了,经过一次感情的风波,章志忱下决心离开小城,周玉纹也决定跟丈夫生活下去。影片结尾,戴礼言和周玉纹站在城墙上目送章志忱远去……
   
    《寻枪》
   
    陆川导演,姜文、宁静等主演。边陲小镇,警察马山一夜梦醒,发现自己的配枪神秘失踪了!于是马山沿着青石板路开始了一段寻枪之路。小镇弥漫着重重迷雾,马山的内心感到了莫名的恐惧与绝望,因为枪维系着小镇的安宁与平和。一夜之间,熟悉的小镇变陌生了,充满了危险诡异的气氛……
   
    《人民公厕》
   
    陈果导演,张赫主演。很多人都知道厕所文化,陈果想从厕所里拍得一些公厕与人之间的感情,擅长描写人性的陈果把厕所跟人性放在一块,跑遍全球的公共厕所看人性。(京华时报)
   

《绑架大明星》将映 杜海涛陈晓东“母子情深”

《绑架大明星》将映 杜海涛陈晓东“母子情深”

对于杜海涛的抱怨,陈晓东也笑侃:“他其实挺有老妈子的气质的...[详细]

《索道医生》:那些我们不曾了解的淳朴与真情

《索道医生》:那些我们不曾了解的淳朴与真情

中国一共有55个少数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生活、文化和信仰...[详细]